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杭州巢客公寓倒下后续:业务员失联 业主租客陷合同纠纷

 消费后产品出现故障无处投诉?自己的合法权益受侵害却投诉无门? 黑猫投诉 平台24小时为您守候,消费无忧尽在黑猫!【消费投诉,就上黑猫】

又一家长租公寓品牌商倒下。

8月底,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杭州适享科技”)总部人去楼空,杭州寓意长租公寓品牌旗下上海、深圳、苏州、合肥等城市的寓意公寓均出现业务员失联、疑似跑路等情况,业主与租客瞬间陷入合同纠纷。

杭州适享前身是巢客、巢客遇家,寓意公寓也就是巢客公寓。该公司多次更名,或许是为了逃避此前的合同纠纷、黑猫投诉等带来的负面影响。

9月中旬的一个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上海浦东康桥路的公安局浦东分局经侦支队看到,警察已经有序组织租客房东填写报案材料,登记房源信息。

当中有不少中介业务员陪同租客或者房东前来报案的,其中一家“中世地产”的业务员张小明(化名)告诉记者,他是寓意其中一单业务的中介人员,当天陪同租客来报案。寓意的业务员通过其他中介收取房源或者租出去的话,会给予一个月租金的50%作为中介费。

据了解,市面上不少大中介的业务员都给寓意介绍过业主或租客,比如中原地产、我爱我家等。业主、租客与部分第三方中介业务员,普遍反映寓意的业务员要么联系不上,要么换了手机号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拨打杭州适享与上海寓意的电话均无人接听,租客提供的多名上海寓意业务员的电话也处于关机或者无法接通状态。

杭州适享跑路

启信宝信息显示,杭州适享科技法定代表人与实控人均为陈挺,公司先后两次更名。2018年10月12日成立之初名字为“杭州巢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2019年7月8日更名为“杭州巢客遇家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3月5日更名为“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

从事发至今,位于西子国际的杭州巢客公寓总部,每天都有业主和租客上门维权。综合业主与租客反馈的信息,根据此前业务员对他们透露的信息,杭州巢客在杭州有上万套房源,上海寓意有7000套房源。一旦倒闭,寓意全国牵涉的房源数量至少超过2万套。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8月27日、28日,杭州适享爆雷后,深圳、上海、合肥、苏州等地也有长租公寓平台相继爆雷。

房东与租客们通过合同比对,发现寓意采用的是大部分已爆雷的长租公寓的模式——高收低租,寓意业务员以高出市场价10%-20%的价格从房东手里拿到房源,然后以市场价5-7折出租。

茅盾(化名)是寓意的一名租客。为了孩子上学方便,8月20日,茅盾在浦东某小区租了一套房子,租金4000元/月。由于当天茅盾不在现场,其妻子先交了一个季度租金+一个月押金,共1.6万元。当天晚上,在第三方查询平台上,茅盾查询到与其签约的上海寓意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自身风险多达71条,68条开庭公告,几乎全部都是合同纠纷。于是茅盾致电杭州适享科技,试图终止合同,但无果。想不到茅盾刚拿到房子钥匙,杭州适享就爆雷了。而茅盾一家人一天都没有住过那套房子。后来经过与房东不断协商,双方达成和解,房东赔付两个月的违约金,茅盾以损失1万元收场,另外再租房子。

事实上,上海寓意在8月15日之后,就不再给房东支付9月的租金;上海寓意员工工资也从8月开始停发。

9月12日,陈佳(化名)也在浦东经侦支队排了两小时的队报案。就在当天,他发现给他签约的寓意中介还在外面租房子给其他租客,于是他在租客群里提醒了不要再上当。结果那名业务员还打电话给陈佳威胁说要报复他。

此前的9月8日,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已经发公告称深圳寓意涉嫌合同诈骗。9月9日,上海经侦ECID微博转发央视新闻微博:近日,上海多名租客和房东向警方报案称,已签协议的房屋托管公司倒闭,卷款跑路。公司以“高租金吸引房东、低租金吸引租客”方式,要求租客一次性支付大量租金,聚拢大笔租金后跑路。目前,当地警方正在调查此案。此外,律师称这种情况下房东无权强行驱赶租客,双方都是受害人,可协商处理。

目前上海经侦已开始受理寓意房东租客的报案,并展开侦查。据现场公安人员透露,目前还处于收集证据阶段。而寓意房东和租客当前的纠纷处理则存在三种情况:双方友好协商,各自损失30%-50%不等;房东也有去起诉租客,有的房东也要租客补租金差额;房东租客都很强硬的话,房东也会采取断水断电的方式,租客也有呼朋唤友到房子里与房东对峙的。

目前寓意案子还没有大的进展,房东与租客都在等经侦支队的处理结果。

涉嫌合同诈骗

8月17日,杭州出台《关于进一步落实住房租赁资金监管相关工作的通知》,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从8月31日起将相关租赁资金均缴入专用存款账户管理,并且在9月30日前,“托管式”住房租赁企业对2020年新增委托房源,应将对应房源的风险防控金缴交到位;对存量委托房源,应缴交风险防控金30%,剩余风险防控金缴纳时间按规定顺延执行。不少长租公寓运营商承受不了这一监管力度。

业内人士指出,虽然长租公寓爆雷不断,但寓意的业务员做法有诈骗嫌疑,从其刻意鼓励租客一次性交付一年房租可见,其有做资金池的意图。为了把租金的资金池做大,寓意业务员对年付的租金给到市场价的5-7折不等。

“‘高收低租’这种不盈利的业务模式,加上8月份杭州出台向租赁企业收取风控金的条例,加速了这类长租公寓运营商的死亡。”这名业内人士说。

杭州出台租赁房租金监管条例之后,西安、成都也陆续跟进。此外,9月7日,住建部推出《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监管趋严。

申同律师石维娜指出,如长租公寓运营商不仅因为经营不善,还存在挪用资金、潜逃、诈骗等行为,则触犯了刑事犯罪。

据调查,寓意的业务员提成很高,底薪3000之外,每租出去一套房子至少有租金的50%作为提成;如果寓意业务员和第三方比如中原、我爱我家合作,会给月租金的50%作为中介费给第三方。高额提成+高收低租模式,是加速寓意灭亡的原因。

在房东东创始人全雳看来,长租公寓频频发生的“高收低租”,其实与有组织、有计划的诈骗非常接近。虽然都是分散式长租公寓,杭州适享的高收低租模式,与青客过度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是有本质区别的。青客迫于监管,去年以来一直在去杠杆, 租金分期比例从过往的70%-80%降到30%以下;而寓意不做租金分期,收了钱就跑路。

从启信宝查询到的信息来看,陈挺旗下的多家公司,管理人员变更也比较频繁:张嘉龙,在寓意物业以及杭州适享科技中均有出现,同时也曾是成都巢客[巢客遇家(成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20年5月14日,成都巢客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艾兆璐。艾兆璐同时任长沙首威科技有限公司、成都首资科技有限公司、首资一城一家科技(云南)有限公司等多家租房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几家公司在启信宝上均显示经营异常。

这样一群人通过一个寓意平台,就实现了多城市撒网式布局。前述业内人士表示,这类公司设立的时候,很有可能找人充当“白手套”,挂名股东、法定代表人以及董监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巴体育注册_官网指定 » 杭州巢客公寓倒下后续:业务员失联 业主租客陷合同纠纷